為了準備前往渡嘉敷海灘旁的旅館打工,6月13日我們又重回渡嘉敷小島夏暱桑一大早戴著眼鏡嘟囔說睡不著了!!要開始塞車了!!!來不及了!!提早一小時把我們從床上叫起來匆匆往那霸出發,到港口才知道連錢包都沒帶的他其實沒有要回島上,專程送我們來就說掰掰倒車走了…

第二次來到當山家像回老家般放鬆,吃午餐時得知上次一起挑米的砂辺母女檔隔天也會回來,這裡又會變的很熱鬧了sao☆

小島上還是跟上次一樣,挺無聊滴,呵。不過當然還是有感性的新發現sweet

每天五點下班的閒晃時間我們都會遇到隔壁的隔壁的隔壁騎三輪車要朝反方向出發的老爺爺,這一回合的巧遇,不知道他是不是會想知道為什麼我們之前突然不散步了呢?→村長家、副村長家、沖繩縣長親戚家、住在便利商店前アイス的Kitty獎:

島上.jpg

某天去寄信,處理完後櫃檯的圓臉小姐突然問我是第幾次來郵局,我回答是第二次,上次來寄明信片是她旁邊的眼鏡仔接待的。眼鏡仔跟圓臉小姐立刻說難怪難怪我就記得有看過妳ひまわり是來觀光的嗎?住在哪邊?聊了起來,還說我怎麼都沒曬黑什麼的たいよう。

人多的時候櫃檯說著真不好意思要再等一下,客人也回答沒關係現在坐這看電視很有趣我一點都不急。

本來覺得沖繩人已經夠友善討喜的我,突然覺得與世無爭的島民似乎更有什麼東西跟別人都不一樣。→上次來綠油油的稻田長出稻子啦:L1040679.jpg

砂辺母女檔也希望能請當山媽媽介紹跟我們同一間旅館的工作,好奇心驅使下終於問起在沖繩還有其他小孩的玲奈媽媽究竟什麼原因想跟這個女兒待在島上?

媽媽說自己在妹妹的咖啡店工作時間是白天八點到晚餐才結束,而玲奈妹妹沒唸高中把時間都花在打工上,晚上10點下班後又喜歡跑去唱歌跳舞,母女雖然住在一起卻幾乎見不到面,而只要一有見面的機會自己卻又氣急敗壞的說些”不準騎機車””不要一直跑去喝酒!!”發怒的話,這樣下去兩人的關係一定越來越糟,沒有溝通不知道女兒在想什麼更怕她因此更不回家。

相信女兒本質是可愛的她於是請妹妹照顧小女兒,父母照顧小兒子,跟玲奈一起來到什麼都沒有的小島。希望用玲奈等待下一個高中學年入學的這一年好好相處的她們現在無話不說,更一起發現在大自然中才會看到的快樂ハート

聽完這一席話真的很感動,比起後來一位也是想帶中學年紀的女兒轉學來島上的母親,別人一問起來這裡的原因她只說女兒抽菸喝酒又跟老師吵架實在是沒辦法教想看看這裡的學校有沒有機會收她,這樣指責性的想法,玲奈媽媽不僅很快檢討到問題的重心並知道改善的必要,很有勇氣帶著女兒來到新環境一起生活,更讓三個小孩都感受到母親對自己的信任與信心,我想親子關係,或是各種關係,真的都是很需要智慧、謹慎、包容跟愛的課題啊りんご

上次來邀請我們去喝酒的小農夫隔壁房間鄰居還有一起午餐的拔薑同學,這次來還是跟上次一樣,平日都對我們視而不見…

620是日本的八八節,當山八八說著當天他要去那霸送酒給他的八八後笑著問,Lin跟Lo要送他什麼八八節禮物えへへ

只有雜貨店的小島,我們挑了一手綜合牌啤酒雙手奉上ピース

八心大悅的他立刻宣布22日在家補辦八八節趴體。於是趴體當晚坐我們對面的鄰居&同學再度與我們共渡喝酒的時光手起先大家還大眼瞪小眼誰也不說話,等到第三瓶啤酒罐被捏扁,泡盛需要開第二包冰塊,梅酒喝到見底,大人們都回家睡覺了,小孩的聲音就越來越大,鄰居開始告狀我們每次都跑去用男廁的洗手台很講不聽,同學一直模仿我們說日文的語氣,兩人還說我們到底是幾歲怎麼每次問答案都不一樣ゆずっこ妹妹變的話多到一開口就停不下來還當著媽媽的面跟鄰居討論彼此的愛情觀,最後還從樓梯上摔下來要鄰居背她回房間…我想經過這一晚,農夫二人組應該不會再在清醒的時候跟我們裝不認識了吧。→黑糖新商品上市上報紙的八八:L1040678.jpg

當山媽媽因為女兒剛生下金孫在那霸樂不思蜀,八八很少管家裡的事,暱桑又沒有要回家,於是很多疑問都要改問上次來一句話都沒說過的當山滴滴。

滴滴自己跟女友住附近的公寓但每天都會來事務所處理黑米的生意,現在更因為媽媽不在家連廚房的事情大家都要找他:”昨天的黑米不見了,今天我們要做什麼?””白胡椒放在哪裡?””客人晚餐的生魚片訂了嗎?”滴滴都會以非常嚴肅的態度盡力回答キャー

唯一我鼓起勇氣憋著笑跟他說的第一句是:你跟暱桑長的好像喔…他立刻皺著臉說:才不像咧。話題結束…

直到某天滴滴要去那霸問大嬸有沒有要幫忙買的東西,我經過說:”起司蛋糕”i他噗嗤碎碎念了兩句,隔天回來就帶著一大個Jimmy’s起司蛋糕還一不做二不休的買了蘋果派,在八八節趴體上還模仿了這個橋段,說我要乾一杯才行エヘヘ之後還在全場的鼓譟下跟同學帶來的朋友表演友情之吻,連玲奈媽媽都說滴滴的臉真是好笑。

不過在滴滴趣味的長相之下有著柔情的心,不僅工作上的事情都會得到他耐心的妥善處置,連像是某天我們一股作氣大掃除集合一大堆家裡的垃圾請他開車來丟,或是打包被人遺忘到發霉的大鍋咖哩,他都會嘟起跟暱桑一樣的臉二話不說擔起這種沒人敢做的工作,甚至有一天大嬸委屈的跟他說身體不舒服想休假,他跟當山媽媽電話報告過後還進廚房跟大嬸並肩炸起可樂餅はーと當時太過疑惑沒有想到要拍照,但那穿著嘻哈T瀝著油渣的壯碩背影我想我會記得很久。啤酒.jpg

25日我們就要換個地方開始新生活了うさぎ這也是當山媽媽牽線得到的工作機會,這兩週只見到匆匆船旅來回的她一面,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們心中對她的想念與感謝,也因為管家的媽媽不在讓我們總是留守家裡的黑米四人小組花更多心思想為當山家的村元旅館做些什麼,更跟八八與滴滴建立不一樣的情誼メタル

我想我們對這個家的感情更濃厚了,帶著這貴重的心情,甜梅號在小島的另一邊繼續新一段遇見愛的旅程吧音譜

 

sweetiemel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